barley

中澳贸易战一触即发 两国关系何去何从

       继澳大利亚早前呼吁对新冠状病毒疫情的源头及中国对疫情的处理展开独立调查引发中方强烈不满后,中方采取的包括拟对澳大利亚进口大麦征收高额关税、吊销4家澳大利亚屠宰企业进口执照的反击举措被指对澳施加“经济压力”,这无疑使得中澳两国关系雪上加霜。

       日前,新南威尔士大学法学院史密夫斐尔中国国际商法与国际经济法中心(CIBEL)成员周围欢博士接受了中澳两国的媒体采访,就中方目前采取的行动和中澳两国日后贸易关系做出了分析。

“之前我曾怀疑中国对澳大利亚进口大麦征收高额关税可能与最近的新冠病毒独立调查有关,而中国对澳大利亚屠宰企业的进口禁令印证了我的猜想。” 周围欢博士5月12日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表示。

       周围欢博士还指出,中国或以此为契机增加美国大麦和牛肉的进口,从而履行于今年年初签署的《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中国商务部在2018年11月19日对澳大利亚进口的大麦开展了反倾销调查,调查将于2020年5月19日前结束。中国拟对澳大利亚进口的大麦征收最高达73.6%的反倾销税和最高达6.9%的反补贴税,总计80.5%的高额关税无疑将终结澳大利亚大麦向中国市场的出口。而中国作为澳大利亚大麦最大的消费市场,平均每年从澳大利亚购买460万吨大麦,占其大麦出口总量的70%。

“关税的增加无疑会对澳大利亚全国各地的大麦种植商造成巨大影响,对澳大利亚政府造成不小的政治压力。”周围欢博士5月11日在The Conversation网站发表的评论文章《中国很可能拒绝接收我们的大麦,我们或将束手无策》中写道。

       对于中国发起的增加中澳贸易壁垒的举措,澳大利亚财政部长马赛厄斯·科尔曼(Mathias Cormann)称“反倾销调查等争端在WTO成员国中一直存在。”

       5月13日,周围欢博士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电台(ABC)的早间访谈栏目“RN Breakfast”中也表示,反倾销调查是所有WTO成员国都经常使用的一种保护举措,并不只针对澳大利亚或者中国。但同时,鉴于澳大利亚早前屡次对中国进口的钢材铝材等商品展开反倾销调查,周围欢博士认为,大麦作为中国首次展开反倾销调查的澳大利亚进口商品,中国此举并非是为了保护其国内的大麦种植业,而是向澳方释放信号,“希望澳大利亚政府在处理与中国相关事务时重新考虑自己的立场”。

       周围欢博士同时指出,中国近来的举动并非空穴来风,“澳大利亚方面一系列被认为反华的决议和事务处理方式已将中澳关系推向谷底。”例如,澳大利亚去年禁止华为参与该国的5G网络建设,并在今年2月新冠疫情已蔓延至国际社会的情况下对中国单独施行旅行禁令。

        “此次反倾销调查是由澳大利亚过去针对包括中国进口钢材在内的商品开展反倾销举措引发的,早在新冠疫情出现前就已经开始。”周围欢博士在评论文章中写道,“不过,此次调查决定公布的时机恰好可以有效地向澳大利亚施加一些压力。”

       周围欢博士认为“澳方应采取措施缓和紧张局势并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关系。”

“充分的证据显示中国将会是澳大利亚无可替代的消费市场,这意味着澳大利亚与中国脱钩既不现实也不明智。”

       周围欢博士建议,澳大利亚可以根据中国现阶段的抗疫成果,重新评估中国游客的公共卫生风险等级,适当放宽针对中国游客的旅行禁令;在国家5G网络建设中效仿英国和欧盟,将风险集中于5G设备有关的风险而非供应商的国籍,通过类似举措修复与中国的关系。

       “此类举措可以传达修复两国关系的强烈政治意愿,为拓宽和加深两国互利的经济交往打下坚定的基础。”

       周围欢博士在The Conversation网站发表的评论文章已于5月12日被《环球时报》编译,并由多家中文媒体转载。